当前位置:大化瑶族网首页 > 瑶乡文苑 正文

父亲家的矮马

2019-03-16 15:25????来源:韦添敬????点击:次

父亲家的矮马

韦添敬

?
? ? ? ?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喜欢养马,打了一瓢凉水洒下半勺粗米往马槽边一倒,夹着剪刀就在矮马的脖子上啰来啰去,或者迎来半尺木板,架上矮马小蹄,提着菜刀在矮马的蹄尖上切下三两刀反复打磨,反反复复,来来回回,把矮马脖子上的长毛剪成战马弧形,把矮马蹄尖的突处磨成碗口圆形。提嗒,提嗒,提嗒……,如同春日早晨里的交响曲。
? ? ? ?父亲爱马,懂马,深谙马性。闲暇之余,喜欢坐在槽口边的石栏上看马进食,看马打盹,看马磨痒痒,有时一坐就是大半天。父亲爱马胜过于爱自己,乃至家里的每位亲人,如同那些矮马也爱他,愿意为他分担些许的压力,分享他的忧愁。父亲带着矮马走过他所耕种的每一份土地,来回往返着家门前的那条小路,走过那个山口,驮着米,背着柴,担着水,日复一日,走向年复一年。矮马并非父亲的理想之选,父亲曾经也更爱高马,爱大马,喜欢高大马匹那挺拔的身姿、修长的躯干和油亮的外型,然而所养的高马却都不适应家门前的那条小路,来回往返不过三趟却都败下阵来,只有那些矮马,肩高不足一米,却都很熟悉那条道,读懂那山口石缝间的故事,拥有着极强的耐力,能适应艰苦的环境,以至于父亲才对矮马情有独钟,相依相伴,恋恋不舍。虽说矮马能适应家门前的那条小路,但也并不是所有的矮马都能善主,善终,为此父亲年轻的时候也损失了好几匹矮马,刚买回家像小祖宗一样伺候着却不久就夭折了,花费了家里的不少积蓄,父亲每次都强掩着悲痛,母亲却是哭成了泪人。经过了几次的失败教训,年轻的父亲经验渐长,慢慢总结,逐渐掌握了些许的养马技术,将一匹一匹的矮马驯化成才,渐渐的满足了家庭的日常所需。
? ? ? ?矮马也并非一家之有,在那个资源短缺,生产生活条件落后的年代,每个家庭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两匹矮马,陆陆续续,生老病死,一个家庭一辈子也许会换过两三只乃至更多只矮马。和我父亲一样,人们会使用矮马来帮助家庭驮运货物,满足生活所需,也会用矮马来耕田犁地,释放生产劳动力,农闲时还会用来打斗娱乐,营造欢乐氛围。家中有一马如同有一宝,矮马温和且通人性,担子重了会喘气,走着累了会歇息,实在爬不动了会提醒主人在后边推一把,没有任何的语言也不需要任何语言,一生无一子嗣,只为着主人奉献一辈子的辛劳,默默地走向坟场。每当黄昏临近,父亲都会选择对自己的矮马好,如同他现在买的小摩托车,爱保养,喜欢修饰,给它喂营养的饵料,吃嫩的青草,梳理粗糙的皮毛,生怕它哪天会瘦了,老了,生产劳作受伤了,像家里的宝贝一样精心照料着。
? ? ? ?时光匆匆,岁月在不轻易间已飘过了多年,人们在大时代的发展进程中已然改变,生产生活极大改善,门前的小路变成了平坦的公路,矮小的瓦房变成了砖混结构的楼房,矮马渐渐的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走出了公众视野,已然转变成了会跑的电车、摩托以及小三轮,条件好的还会是牌子的轿车或者大型货车,只有在条件尚不允许的山弄里还有着一两匹矮马在走动。人们喜欢上了跑得更快,耐力更久的汽车,大机械生产走进生活,家庭以拥有更多方便快捷的现代技术、电子工具和生产设备为荣,烙上了新时代的生产、生活和发展烙印。
? ? ? ?矮马已然走了,走得极度之快,消无声息,永远的离开了历史的舞台。然而它在千百年的生产发展进程中留给我们的财富却足以让我们瞻仰。毕竟贫困不会消失,富贵也不会有尽头,每一项科技都会有被超越的那天,在你生活的那片田野里也只会有一匹矮马适合你,它告诉你如何去探寻自然,理解天命,教会你如何通过勤劳改变命运。艰苦经营,珍爱当下,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